产品分类

公司简介

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时装面料、女装面料、针织坯布、双面针织布、单面针织布、罗纹布、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产品主要包括:毛圈(巾)布(二线纬衣,三线纬衣,绒布,天鹅绒等)、复合布、衬垫布、大小循环彩条布、无缝圆筒布(门幅5英寸-40英寸)、提花布、网眼布、汗布、 棉毛布等, 采用丝、毛、麻、棉、晴、涤、植物纤维(天丝,大豆,树脂,莫代尔等)和各种混纺原料,远销韩国、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

开奖直播网

凤凰展翅新机场将成“最繁忙艺术馆”


更新时间:2019-10-12  浏览刺次数:


  9月25日,超大型国际航空综合交通枢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历经近5年筹建正式通航。这座目前全球最大规模的单体航站楼,它的建筑外观表现出东方独特韵味,而内部公共艺术则以当代艺术手法演绎中国文化美感。

  这座机场未来每年将迎送亿万宾朋,它是一座人文机场,更是一座艺术殿堂,将成为世界上“最繁忙艺术馆”。袁运生、徐冰、费俊、王中、朱锫、盛姗姗、邱宇等艺术家,共同为新机场创作了20余件(组)大型公共艺术作品,还有更多作品正陆续成为新机场多个空间内人文气息的载体。

  20米长、3米高的巨大作品对面,已经83岁、头发全白的艺术家袁运生显得有些瘦小。

  40年前,他曾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创作壁画《泼水节——生命的赞歌》。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能在有生之年再次提起画笔为北京第二座国际机场创作作品。

  这一次,他计划创作8幅作品,分别取材自我国古老神话故事——盘古开天、夸父追日、伏羲画卦、共工撞不周山、女娲补天、大禹治水、愚公移山、嫦娥奔月。

  近年来,除了举办画展,袁运生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媒体上更难寻到关于他近况的报道。袁老先生说,自己最近几年一直在家中埋头创作,且都是巨幅作品。“已经画了三四十张。可以说,近几年画的作品都是在为新机场做准备。”他说,一年前正式接到为新机场创作的邀约,走进新机场建设工地的那一天,他觉得震撼极了,“这是世界第一了!”

  在位于昌平的住所兼工作室中,袁运生已有三幅作品完工。其中,刚刚完成的《女娲补天》采用纯黑白色调,仅以炭条完成全部画面的勾画。画面中的女娲正飞向天空,健美的身材和义无反顾的神情充满力量感;她身后被拯救的人类,一如日常生活中的我们,有孤独苦恼,有欢愉幸福,在生生不息的时间长河中留下点滴印记。

  新机场空间的一大亮点,是在五个指廊尽头设有五座露天庭院。其中“中国园”内有一组作品名为《石凳》,由当代艺术家徐冰创作。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这是南宋诗人朱熹的作品《观书有感》。徐冰的作品就以一种另类形式将这首诗的内涵展现出来。

  徐冰早在1993年时就开始创作“英文方块字”,就是以中文书法的运笔来书写英文字母。而那些由字母组成的单词,也如同汉字的笔画可以组成汉字一样,被用来组成一个个新的、可以被读出来的方块字。

  徐冰的“英文方块字”早已有了学习教材,甚至还配有描红练习本。徐冰认为,文字的隐喻潜在地构筑了人们的思维模式和行为习惯,对人的思维产生约束和局限力,而中英文书法试图打破文字的这种特性。这是艺术家面对中西两种语境和文化时所做出的努力,寄托了他对中、英两种语言之间能够形成有效沟通和融合的愿望。

  在“中国园”里还有艺术家展望的一件雕塑作品《假山石175#》。它以不锈钢拷贝真实的太湖石,再抛光成镜面,塑造出真正的“假山石”,融古今哲理之逻辑矛盾于镜面光亮的美妙反射中,可谓既人工又自然,既传统又现代。

  在东南指廊尽头,悬挂着旅美华裔公共艺术家盛姗姗的玻璃雕塑作品《二十四节气》。每两片玻璃上绘制一幅代表一个节气的画面,近50片艺术玻璃回旋排列、盘旋上升,其曲线轮廓如同天空、宇宙、河流,代表了二十四节气在时空中的交替变化。

  由于悬挂在空中,整件作品在不同角度光照下呈现出生动的气韵。艺术家还根据万年历和二十四节气变化,设置了多媒体灯光投射。到某个节气时,旅客可以看到作品对应的局部会发出亮光,如同一个缓慢的时钟告诉人们节气的到来。

  盛姗姗是我国著名俄罗斯文学翻译家草婴之女,她在上海长大,自幼习书作画,是中国公共艺术在国际领域的开拓者,并在不同时期推动了中美两国公共艺术的发展。为了这件作品,她先要创作反映二十四节气的油画,再将这些油画交给一家百年历史的德国玻璃工坊,按照原作大小绘制在玻璃上。“每画一种颜色就要以600℃至800℃高温烧制一次,经过24小时至48小时缓慢退温后,才可以画上另一种颜色。”盛姗姗介绍,玻璃表面用汉字写下的立春、立冬等节气名称,出自她本人的书法。

  国际到达旅客走出飞机后不久,可以在新机场内看到一组“舷窗”。“舷窗”屏幕上有一些小图标,每一个图标都显示北京一个景点的影像,点击图标,颐和园、天坛公园、北海公园、中山公园、景山公园等景点的实时影像便会出现在眼前。这组作品由王中、靳海璇设计,艺术家以此暗喻:北京是中国的“窗口”,而新机场是北京的“窗口”,承载着非同凡响的历史意义与时代价值。

  国际旅客到达后走向海关必经的两条通道里,还有两件数字艺术作品。一件为《归鸟集》数字画卷,另一件为《微笑窗口》数字画壁。

  《归鸟集》运用我国宋代花鸟画的视觉语言,营造出一幅精妙灵动的数字花鸟长卷,创造出一种富于人文精神的自然景象。它的创作者是今年代表中国出征威尼斯双年展的当代艺术家费俊。

  “机场公共艺术的创作,不是要把现成艺术作品搬进机场,而是要让作品和机场的人、环境发生关系,反映人的心态和环境的变化。”费俊说,眼前的这幅作品可不是一部循环播放的动画片,画面中的飞鸟、植物都在实时与人、天气、机场互动。当你经过这幅画,屏幕下方的感应器就会“通知”鸟儿起飞跟随你,以意趣盎然的方式迎接远道而来的宾客。如果你停下来,鸟儿们会聚集在你跟前的画面上。

  “鸟儿的行为恰恰与现实中相反,现实生活中,人来了,鸟儿一定飞散开。这个设置也表达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愿望。”费俊说。画面中形态各异的飞鸟,也蕴藏归鸟回乡之意,饱含着陶渊明诗句“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的诗情画意。

  此外,这件作品的画面还会随季节、天气产生变化,体现中国的田园观。“作品会实时接收气象数据,大风,画面上树枝也会晃动;下雪,整座花园就会变得银装素裹。”费俊介绍。更有意思的是,这件作品还会与机场航班起降数据实时联通,每有航班起飞或降落,都会有一只鸟儿“载”着这架飞机的航班号飞入画面。创作团队开玩笑说,遇到起降高峰期,可以在屏幕上看到群鸟共舞的精彩画面。

  另一件数字艺术作品《微笑窗口》是一面以多语言“欢迎”文字以及多种族孩子“微笑”图像构建的数字画壁。它通过互动影像的方式,实现了既有浮雕质感,又富有动态美感。红斑狼疮有什么症状它由湖北美院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提供初始设计方案,最终由费俊深化,呈现出数字画壁。

  新机场坐落于首都中轴线南端延长线。机场中轴线与申请世界文化遗产项目的“北京中轴线。,几近重合。

  为了让旅客们体会到这份特殊的文化意义,也感受到北京城市的历史,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的邵旭光、孙博、崔超轶、赵莉娜和李震共同创作了《一线一城》。

  这件作品由十块0.9米见方的铜方砖组成,铺装于机场中轴线上,其浮雕图案从北至南依次表现了北京中轴线、国家体育馆、鼓楼、景山万春亭、、前门、天坛、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等。每块铜砖上标明机场距离北京中轴线上标志性建筑物的距离。

  新机场候机楼内,国内迎候厅、国际到达通道、五条指廊、五座中国庭院、贵宾厅、母婴室、儿童空间等各个空间,随处可见艺术品,有些甚至分不清艺术与设施之间的差别。

  三层国际出发大厅,是去往不同时区的人们交会的地方,也是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交会的地方。艺术家邱宇借鉴中国传统折扇创作的动态装置《时间之花》,诗意地展现了世界上12个时区的时间。12支“时间之花”的花瓣分别为两层折扇扇页,扇页分别以秒针和分针速度随着时间的流动而转动,365天不停歇,提示人们时间的流逝。

  指廊是航站楼内的重要通道,巨大天窗带来的强光照射有时会让人产生不适感。马浚诚、张默一两位艺术家创作的遮掩动态装置《花语》,可以让弹力纤维织物组成的花朵,根据日照变化和音乐调整开合度,既可以调节光线,也可以在半空中做出优美的集群运动。

  2016年5月,中央美术学院应邀参与“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公共艺术整体策划及重要节点艺术品、艺术化设施方案设计”项目。艺术家们建议,人文机场的营造需采用“艺术+交互”“艺术+功能”“艺术+计划”“艺术+平台”的方式,让新机场充满人文关怀,拥有多元的艺术表现形式,也使博物馆与机场空间、建筑紧密结合,成为既反映传统文化又注重人文精神的一张国家名片。

  公共艺术是城市文化精神的催化剂,它代表了艺术与城市、艺术与大众、艺术与社会关系的一种新型取向。大型公共场所的发展趋势必将从重功能、重形式转变为重人文、重生活,从功能空间发展为人文空间。

  经过多次实地踏勘,艺术家们分析新机场不同空间的属性,将这里划分为慢行空间(值机大厅、垂直交通空间、指廊空间、中心峡谷)和快行空间(安检空间、站厅层空间)。不同空间的视觉呈现分别满足标识性、指引性、互动性、观赏性、多元性等不同需求。艺术家们将人文关怀的物化成果安置到不同属性的空间中去,通过公共艺术的方式进行人文机场的营造,最终带来“出入之际,人文滋养,即使候机等待,也可心存喜悦”的全新文化体验。

  ——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院长、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公共艺术整体策划项目总执行人王中

  大兴国际机场公共艺术氛围的营造还在持续进行中。除了“艺术+交互”的公共艺术、“艺术+功能”的艺术化设施之外,未来二期还将通过“艺术+计划”的遗产活化、“艺术+平台”的“天空美术馆”形成自我“生长”的文化氛围。

  其中,天空美术馆将成为中央美院美术馆的分馆。未来,来机场接机的人们不必再对着小小的出口望眼欲穿,而可以置身于一个艺术空间里,一边欣赏艺术品,一边透过玻璃墙壁寻找自己正在等待的亲友。

  新机场将借助这些崭新的文化平台,不断释放更多可能性和文化生长性,真正成为一座公共、开放、共享的艺术博物馆。